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6|回复: 1
收起左侧

[现代咏物] 花间煜 天上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5 11: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虞 美 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请看这样一段评价:





他精于书画,谙于音律,工于诗文,词尤为五代之冠。前期词多写宫廷享乐荒废的生活,风格柔靡,但是这并不是他向往的生活,多为空虚无奈;后期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深远,感情真挚,语言清新,极富艺术感染力。后人将他与李璟的作品合辑为《南唐二主词》。后主前期词作风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气。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






有人说李煜不是一个好丈夫,好国君,是一个薄情儿!我倒是想说,何所为薄情呢?那真真的文字一笔一划流露的情是不可能徒有点矫糅词藻就能信笔捻来的。非是真真痛彻心底经历是做不到的,又何为因些事而成了薄情郎呢?




也许“十年一觉金金陵梦,赢得三生薄幸名!只是可怜着绝代词人作了薄命君王!”也许你认为重光作为一个男人,丈夫,儿子,国主都是不合格的。只是因为,他与娥皇、小周后、窅娘、坦衣吗?难道爱就是只能给一个人吗?我看未必吧,也许在娥皇周后这些人心中,只要有自己的一份就够了,至于重光对她人是否也是真爱都不重要了。此时此刻有这份真心,足够在今后“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岁月细细回味了。对于这些人来说她们没有也不会真的怨恨重光。




当然,在外人看来的确是那样而已。还有,李煜内心不也是谴责过自己吗? 寒梅,你当时说他“确实自责过,但那只是南唐覆灭后的顿悟而已!那曾经给娥皇的山盟海誓,当娥皇病重时他是否己得?只顾和小周后“手提金履鞋”!当宋朝的铁骑饮马长江时,他搬出字画要与金陵共存亡,尼姑见到感动至极,说随之殉国!金陵破,煜烧字画,尼姑见之遂自焚!而煜却袒衣出宫投降!乘车北上被囚 ,亡国痛尔,悔恨奈何?春花秋月也掩盖不了悲伤!小周后被朝入中受辱,回来向他哭诉,而他呢?又再次失去了作为丈夫和男人的尊严!唉”



这个,我还是不能苟同的。逐条来说,李煜从未把自己当过是个政客的,他可不是屈原那类的,把国家当作自己的信仰的。他的才气也绝不允许这些世俗的功、名、禄限制他的发展。因此,最适合他的莫过于用自己的文字或者说真性情来表达满腔对国家的这种爱,这种爱不是说要去把他治好,而仅仅是因为这是他应该爱的。



对于这些爱妻,他都是付出过真心的,何必去计较付出了多久或者持续了多久,感情是不能用时间衡量的,难道一见钟情的爱就不是珍惜的爱吗?不要像那些曾经宣称某邪教那样,说自己的祖先活了几光年,这不是一个单位。佛曾说过一个故事,一个富翁有四个妻子,第一个妻子很聪明伶俐,常伴左右,第二个妻子很美,是抢过来的,第三个妻子很贤惠,纵观自己的家事,第四个妻子很勤奋,努力工作,四处闯荡,很少着家。这四个妻子依次象征着肉体、财富、妻小、和真实的精神上的自己。娥皇、小周后、坦衣便就是他精神的向往。既然是精神上的,便不应受到世俗的什么限制,如果是前三个,定是有规有矩,有额定限额,有规章制度,甚至什么什么的,但是,一个人精神上追求美又有什么错呢?你说他不负责,小周后有说过让他负责吗?




你说他懦弱,是的,他就只是个文人,斯文、懦弱、等等就是他的缺点,他就是一个人,有真性情的人,也会说些豪言壮语,但也是面对现实。他的伤只是藏匿或者说栖息在文字中,想必他才是最会玩味这些些忧伤吧。





他的词是从国难后意境顿生的。之前的花间气不过是真实生活的返照,之后的那些话也不过是真实的想法,或者说已经艺术加工后的感慨。他如同一位正握着笔的画家,面对着灰度的照片,既心痛,又不甘,便不停的滴染这图片。他的选择有错吗?定位不同而已,心境不同而已。怎么能用我们的看法来评价百年前那个花间煜,天上情?

---------落花酒阑珊
发表于 2012-4-15 22: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评论得很精彩!值得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一键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