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大红石头
收起左侧

[歌词首发] 大红石头原创歌词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4 17: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潇潇冷雨》
文/红石头
伞无力挡住寒风
一句贴心的话
她喜悦的靠得更紧

《潇潇冷雨》
文/红石头

经几番梳洗 不惧寒
恋恋秋叶在风中蝶舞
落下一地诗意

《潇潇冷雨》
文/红石头
廊檐滴答 池水微漾
寒意中思念起乌篷船
摇晃在诗画中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10: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封旧信》
文/红石头

写过几行火火的字
少年偷偷送出
至今杳无回音

《一封旧信》
文/红石头

老床头   纸泛黄
搜刮少年的心事
一把吉他又弹起

《一封旧信》
文/红石头

一个萍字
写了又写
那页纸已成灰

《寒江》
文/红石头

披着孤冷的月光
一叶小舟  
飘荡着谁的梦

《寒江》
文/红石头

两岸树影  赤裸裸
投放在波心
相拥越冬

《寒江》
文/红石头

凭一层薄冰
隐身  冬日的秘密
待明春揭开


《逆境》
文/红石头

小草从巨石下
突破  一点点绿
与百花  分享阳光雨露

《逆境》
文/红石头

黄山上古老的松
徒峭岩石间
自成一家

《逆境》
文/红石头

越王勾践尝尽
苦胆的滋味
有志者  终成大业

《冬至》
文/红石头

岁末的田野  
北风吹瘦了草
一季忧愁袭上老黄牛

《冬至》
文/红石头

期待破冰的鱼
摇头摆尾
打发无聊光阴

《冬至》
文/红石头

忆起奶奶的小火炉
暖过手
湿了眼


《雪松》
文/红石头

冬来 银装素裹
精气神
在诗意中流淌

《雪松》
文/红石头

以高洁的姿态
傲立   山巅
洗尽东南西北风

《雪松》
文/红石头

立志做山中君子
一生正气
话不多


《冬季去看绿》
文/红石头

腊月的暖阳下
大山散发春的气息
诗人吟诗   僧人坐禅

《冬季去看绿》
文/红石头

踏访雪地的足音
迷恋山谷中
向青松问路

《冬季去看绿》
文/红石头

雪花飘洒
勾起童年的心
采一支松  焚香


《小寒》
文/红石头

冰雪在江南止步
暖冬街头  美腿黑丝袜
春意萌萌

《小寒》
文/红石头

纵身跳入信江
冬泳的男儿
用热血温暖故乡

《小寒》
文/红石头

与腊八不期而遇
相见甚欢
又吟诗作别


《腊八节》
文/红石头

别怪2016走得太快
那就喝下这碗粥
撸起袖子加油干

《腊八节》
文/红石头

忙碌的灶台
一锅粥   水汽升腾
咕咕地唱响  喜悦

《腊八节》
文/红石头

菩提树下
念一声佛号
幻想沾点灵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11: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货》
文/红石头

幸福装满了
奶奶的坛坛罐罐
馋嘴的娃 笑开了花

《年货》
文/红石头

分享一碗碗
热腾腾的猪红
和谐邻里 有来有往

《年货》
文/红石头

端上笔墨纸砚
吆喝一声 挥毫
五谷丰登 火红上门

《乡音》
文/红石头

熟悉的口头禅
响起在异乡街头
勾起游子 思乡泪

《乡音》
文/红石头

滚滚西去的信江
浪花欢唱 北极阁
千年的月光

《乡音》
文/红石头

遥听乡间的犬吠声
那一声声呼唤
欲要驱赶长途的疲惫

《春联》
文/红石头

往年老父总想露一手
买来笔墨纸砚
自写自贴 丑在家门口

《春联》
文/红石头

以对仗的风格
延续在历史的长河中
笑看人间

《春联》
文/红石头

从不缺席年的舞台
无声的欢喜
荡漾在华人世界

《炮竹》
文/红石头

天生犟脾气
惹火了
一个个大闹天空


《围炉》
文/红石头

精心备料
迎儿女欢聚
妈妈的爱 暖心暖胃

《围炉》
文/红石头

热乎乎的美味
升腾 欢声笑语
酒香 人醉

《围炉》
文/红石头

红红的炭火
翻滚一锅佳肴
兄弟们 畅饮畅聊到天明

《大寒》
文/红石头

沉默了很久
终于吟出一句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大寒》
文/红石头

把瑞雪洒满人间
冷冰冰的爱
漫天飞舞

《大寒》
文/红石头

养得肥头大耳
乐呵呵的一生
即将走上年的餐桌

《大寒》
文/红石头

试图打造一座冰城
呼风唤雪
叹天不助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1: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缓缓跃动的舞台
夜色撩来 两岸灯光
投映在波心 斗艳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丰腴的好身材
偏爱裹着墨绿旗袍
羞煞两岸桃红柳绿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拾起地上几片落红
许配与你 去追寻
爱的乐园

《春的脚步》
文/红石头

那破土挤出的绿色
一日不见 满园
已楚楚动人

《春的脚步》
文/红石头

倾听小草的破土声
借一片绿叶
遮挡无力东风的纷扰

《春天的脚步》
文/红石头

听校园读书声 稚嫩地
回荡 老枝头兴奋
冒出几缕新发

  《踏青》
文/红石头

蹭一路春风
相约去寻找
山野花开的密码

《你我的距离是一首诗》
文/红石头

不奢望朝朝暮暮
就这样 每周两题
吹起信江三行狂热的风

《笋》
文/红石头

春天里争分夺秒
穿过幽暗的岁月
崭露毛毛头 追逐愿景

《笋》
文/红石头

如少女嫩乳般挺立
在大地母亲的胸脯上
丰满春天 诱惑舌尖

《搭车》
文/红石头

爬上突突的铁马
摇晃着 呼叫着
作别尘土 作别含泪的目光


《 搭 车 》
文/红石头

春天的盛会散了
流水载着落花
依依 惜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1: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缓缓跃动的舞台
夜色撩来 两岸灯光
投映在波心 斗艳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丰腴的好身材
偏爱裹着墨绿旗袍
羞煞两岸桃红柳绿


《 一江春水 》
文/红石头

拾起地上几片落红
许配与你 去追寻
爱的乐园

《春的脚步》
文/红石头

那破土挤出的绿色
一日不见 满园
已楚楚动人

《春的脚步》
文/红石头

倾听小草的破土声
借一片绿叶
遮挡无力东风的纷扰

《春天的脚步》
文/红石头

听校园读书声 稚嫩地
回荡 老枝头兴奋
冒出几缕新发

  《踏青》
文/红石头

蹭一路春风
相约去寻找
山野花开的密码

《你我的距离是一首诗》
文/红石头

不奢望朝朝暮暮
就这样 每周两题
吹起信江三行狂热的风

《笋》
文/红石头

春天里争分夺秒
穿过幽暗的岁月
崭露毛毛头 追逐愿景

《笋》
文/红石头

如少女嫩乳般挺立
在大地母亲的胸脯上
丰满春天 诱惑舌尖

《搭车》
文/红石头

爬上突突的铁马
摇晃着 呼叫着
作别尘土 作别含泪的目光


《 搭 车 》
文/红石头

春天的盛会散了
流水载着落花
依依 惜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4 10: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溪》
文/红石头

出身在高处
冲破乱石
只为去低处觅知音

《山溪》
文/红石头

贴身峻岭 一条白练
满附森林的嘱托
去打探远方世界

《芭蕉》
文/红石头

舒展的手臂
撑起绿色水袖
飘飘然 诗意江南

《芭蕉》
文/红石头

翻读古典诗句
觅 雨打落的古韵
醉了 醉在你的绿裙下

《家风》
文/红石头

妈妈说 燕子从不偷食谷子
小小的我便记在心上
爱憎的慧根 深植

《家风》
文/红石头

行伍出身的父辈
言必行 行必果
管教儿孙 威严

《梧桐花开》
文/红石头

爱美的心挡不住
把灿烂和芬芳
挂满枝头 与风热吻


《梧桐花开》
文/红石头

把自己装扮得美美的
风中摇曳 不声不响
现世安稳 时光静好



《梧桐花开》
文/红石头


在靓丽的轨迹上
以美为声 和着风
放肆地歌唱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8 16: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 失 眠 》
文/红石头

哭吧 是与黑夜对话
最好的语言 别憋着
枕头今晚 依靠不了


《失眠》
文 / 红石头

是谁 今夜让你买醉
一直呼喊 那个名字
情深深 泪濛濛

《 失 眠 》
文/红石头

动车载起回乡的心
一路狂奔 整夜
我好像赶着马儿

《拔节》

文/红石头

复兴梦想
五年 砥砺前行
还看绿水青山


《十九大》

文/红石头

众人划桨开大船

驶向幸福的岸

民心向往 动力不绝


《甘蔗林》
文/红石头

列兵布阵秋的田野
一声令下 手起刀落
成就甜美生活


《甘蔗林》
文/红石头

是风景
也是美食
遥看 畅想童年

《甘蔗林》
文/红石头

摸秋的季节
总是 逃不过
稚嫩的黑手

《甘蔗林》
文/红石头

拥有甜蜜的身材
秋风 吹动它的裙摆
啃一口吧 别错过


《琴声常伴读书人》
文/红石头

月光照亮陋室 往来
鸿儒多 喝酒吟诗弹奏
指点 江山

《菊》文/红石头

与秋天相约
只为绽放
最美的自己

《菊》
文/红石头

悠然一生
不争春不抢夏
斗起风霜 堪比南山

《菊》
文/红石头

笑容垂悬在庭院
幽香淡淡散发
过往的路人 无不惊叹

《菊》
文/红石头

每一位清雅的姑娘
戴起耀眼的皇冠
人人可成为 神圣的女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0 23: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霜叶》
文/红石头

任季节怎么导演
偏爱唱红脸的
从不唱黑

《霜叶》
文/红石头

红 是凝固的坚强
任寒风一次次吹打
也不喊痛

《霜叶》
文/红石头

一颗红心准备着
要把芳华奉献在天空
把忠诚奉献给大地

《棉袄》
文/红石头

世上有一种爱
常常把冬天
感动得雪花飘飘

《棉袄》
文/红石头

赶在寒冬到来前 缝补
煤油灯下 熏黑的老花镜
模糊不了苍老的手

《棉袄》
文/红石头

那一个个贴心的爱
秋天里就着手准备柴火
熊熊燃烧一整个冬天


《棉袄》
文/红石头

大了总觉得更怕冷了
不是的 是因为找不回
捂热儿时的那把火

《 裂 缝 》
文/红石头

好兄弟 干三杯
笑一笑 那过去的
就都放下吧

《 裂 缝 》
文/红石头

谣言 经不起考验
挺直自己的腰杆
继续前行 让别人去说吧
《 裂 缝 》
文/红石头

战争换不来和平
和平可以阻挡住战争
珍重吧 人民的选择









《初见》
文/红石头

偶遇 似曾相识的温柔
一颗冰冷的心
荡漾起第二春

《初见》
文/红石头

如果时光不会向前
那世上 所有的美好
都不需要掩饰

《初见》
文/红石头

从千里之外赶来
面朝大海
解读春暖花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15: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 油茶花 》
文/红石头

把爱 积蓄大半年
寒风起时 激情表白
整座山便热闹不凡

《油茶花》
文/红石头

话虽不多 三两只
缀在枝头 萧瑟的秋
也不会自悲

《油茶花》
文/红石头

习惯在自己喜欢的季节
静静地开放 慢慢地
熬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油茶花》
文/红石头

爱你的人 更多爱的是
他们想要的 你脚下的土地
爱的 却是你的全部

《冬之约》
文/红石头

燕子走了 窝还在
身体去流浪了
心还在 你的船上

《冬之约》
文/红石头

心很暖 只因毛衣厚
针线编织的爱
每一年 都很合身

《冬之约》
文/红石头

一夜间 悄无声息
描白整个村庄
惊诧早起的炊烟

《冬之约》
文/红石头

好想再牵着你的手
在雪地 慢慢地
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


《 痛 点 》
文/红石头


走得再远
乡愁的惯性 也能
把游子牵回来

《站台》
文/红石头

流动的风景线
从绿皮的到复兴号
都没有错过 值得


《 站 台 》
文/红石头

见识太多的离别
脸面更冷漠
暖人的时候 也有

《站台》
文/红石头

或是一个逗号
又或是一个句号
火车一响又或是一个感叹号

《站台》
文/红石头

如果你可以走
想必你一定不会留下来
路有多远 你也会去多远

《风中,犹豫的枝条》
文/红石头

今冬看起来很枯瘦
等到二月的剪刀来了
又该是一江两岸绿丝绦

《风中,犹豫的枝条》
文/红石头

从不阻挡叶子的离去
轻轻的颤抖
那是深情地送别

《风中,犹豫的枝条》
文/红石头

处在 深度的沉默者
能够打动它的
唯有霜雪的问侯

《风中,犹豫的枝条》
文/红石头

躲在冬夜里与冷月私谈
听不懂的言语
明年春天便翻译出来了

《共享单车》
文/红石头

动感的小二轮
走进e时代
活跃 城市的脚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9: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余江 缘缘不断
  在我的老家村子里有一个妇女名叫“恰舍”,村子里的大人们平时都是那么叫她的。等我长大一些懂多点事了,我就好奇为何她的名字叫“恰舍”,因为恰舍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又感到很好笑,用我们鹰潭的话说“恰”就是吃,舍又音同屎,“恰舍、恰舍”听起来让人联想到是吃屎。可能是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好奇,有一天我就问村子里的一个大人,为何恰舍会叫恰舍?他说,因为那位叫恰舍的妇女是从余江嫁到我们村子里,每当她不管早晚遇到村里的人就会问:你恰舍里?她这样一问,村里人都觉得好笑,大家就这样学着她说恰舍里,慢慢地村里人就把她的这句话简称“恰舍”,见了她就叫她恰舍,所以她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慢慢地,她也就习惯了这个名字,而她真正的名字却从此无人叫起。
  说起来余江人和我们都是同一个地区的,但是说话在口语上还是有些区别的,就比如吃饭,余江人说恰饭,我们是说七饭,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地区的,交流上是没有一点障碍的,这些是我对余江最初的一些认知。
  话又说回来,我们村子在地理位置上是属于鹰潭西郊,却又很接近余江。自古以来,我们村里的人大多是和余江人结亲,一代一代人都是那样,也就是说嫁女儿娶老婆大多都是余江的人,村里人的亲戚大多是余江的,可以说在我们村谁家都至少有一两门余江的亲戚。我本人的很多亲戚就是在余江的各个乡村,我妈妈的外婆家在鸭塘许家,我两个姨也都嫁在余江,我的两个婶婶也是余江的,我的小姑也嫁在余江,其实我们在血缘上和风俗习惯上也更接近余江,我们在情感上和余江人也更亲近。小时候我跟着大人走亲戚,路再远也都是走路去的,路走多了,走熟了,也就认识了更多的余江的地名和村名。不仅近亲很多是在余江,远亲就更多了,因为如此,我虽是一个鹰潭人,但又常常觉得更似一个余江人。
  小时候有一件比较难忘记的事就是跟着大人们去余江刘家站捡花生。为什么要去捡花生呢?因为我们村的地少,也就很少种花生,但是水田是很多的,适合种水稻。而余江刘家站那一带的农村却有很多地,他们种的花生多,红薯也多。每逢花生成熟了,他们拔完花生,村里的大人们就相约着去捡花生。当然捡花生不是直接在花生地里就可以捡到的,而是要用到一种农具铁耙。那时大人们早早就吃好了早饭,大家就扛着铁耙挎着竹篮或是顺带一个蛇皮袋,一起走路出发去刘家站捡花生。那时去余江的路线是从我们村后面的一条公路直往刘家站走,过了张家桥,走走就到了刘家站。小时候我应该是比较早熟的一个孩子,我也就跟着大人们去。到了目的地,大家就到处找花生地,用铁耙一耙一耙的刨地,从地里刨出花生。为什么地里会有花生呢?因为人家拔完花生后,有的花生还在土里,土地越硬的花生就越多。我们就这样捡一天,快到傍晚了我们就收工一起回家,那时也不觉得累,看着自已捡到的花生却总是满心欢喜的。
  我和余江的缘,不仅仅连接着我小时候的生活,也不仅仅连接着那些远亲近亲的关系,直到我出来工作后也还是缘缘不断。多年前我在厦门工作,有一个余江马荃镇人,他名叫晏志鸿,无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中他一直如大哥一样关照我。那些年幸得晏志鸿大哥的关照,让我在初出社会中少吃了一些苦头。此情此恩此缘,就那样一直种在我心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一键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